央廣網北京9月5日消息(記者李騰飛 朱宏源 實習記者陳茜)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9月1號已經過去數天,全國各地的同學們快迎來新學期第一個周末。然而,在雲南省昭通市彞良縣小草壩鄉大橋村,有一群適齡孩子卻沒能如願進入校園。
  他們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們的父母或者爺爺奶奶曾經是麻風病患者。儘管體檢報告證明瞭這40多名孩子的身體健康,但在其他學生家長的強烈反對之下,他們仍一直被小學拒收。
  8月28號,彞良縣小草壩鄉大橋完小迎來開學報名的日子。本該是又一批孩子走進校園、讀書學習,但大橋村觀音組村民胡清松的兩個子女卻被學校拒收。胡清松介紹,因為自己的父親曾患過麻風病,而當地村民恐懼這種疾病,認為麻風病人的後代都具有傳染性,所以不接受自己的孩子和他們在同一所學校上學。
  胡清松:我們8月28號那天帶著我們的學生去報名,他們不收,學校就說是他們不收,理由就是我們的孩子害怕有麻風病傳染他們。
  大橋完小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師說,儘管學校做過很多家長的思想工作,一再申明這些孩子不具有傳染性,都身體健康,但仍沒有說服他們,為了不影響學校的招生和正常運作,校方只能拒絕這40多名孩子入學。
  對此胡清松非常委屈,他自己沒有患過麻風病,但因為父親曾經得過這個病,自己從小就被周邊人歧視,無法正常入學,至今文盲。
  而現在,他的4個子女中,兩個孩子已經被耽誤,從小沒有讀書,剩下的兩個雖然到了學齡,卻依然被學校拒絕。
  胡清松:我們4代人都沒有讀過書了,我們彞良的疾控中心已經檢查過孩子,體檢說我們孩子身體正常,可是好多人他們都不相信。
  當事學校的校長黃定強解釋到,他們確實受到了其他學生家長的一些壓力,但已經開始針對性地做一些思想宣傳工作。目前這些孩子被安置在附近的一個臨時性小學。
  黃校長:當時他們把學生帶下來報名,大橋小學的學生呢就全體都不來這報名了。我們現在的處理是這樣的,先讓他們暫時先在上面報名,我們開展相關群眾的工作,這些工作也需要一定的基礎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我們出於兩方面的考慮,一個呢也不耽誤他們學業,另一方面也要消除社會上一些群眾對他們理解和認識有偏差,出於這些考慮我們先讓他們在上邊報名入學,到時如果要並校,也不耽誤他們學業。
  這樣的安排胡清松並不滿意,他只想要孩子平等地接受教育,不再受到歧視,能真正地融入社會。
  胡清松:我們孩子就是,我們不去找政府,他們說你們不去我們去,萬一就是死你們也不要管我們了。我們就是想說我們的孩子要正常地融入社會!
  胡清松的訴求能否得到滿足呢?在接受採訪時,大橋完小校長黃定強作出了這樣的承諾:
  黃校長:每一個孩子的入學權利我們都要有保障!
  其實不只是麻風病,其他的疾病常常會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那麼因為學生家長的擔心和反對,學校就阻止或者用隔離的方式,讓患者的孩子不能正常入學,這樣的做法合理嗎?
  不少人至今仍對麻風病存有錯誤的觀念,也同時缺乏對麻風病的瞭解,我們在這裡給大家普及一下常識:麻風病通常被稱作最不易感染的傳染病,需要同時具備傳染源、傳播途徑、易感人群這三個要素才有可能被傳染,而99%的人對麻風桿菌具有自然的免疫力,不管如何接觸傳染源都不會被傳染,傳染性極小。而麻風康復者是曾患有麻風病且已治愈的人,不再是病人,因此與麻風康復者接觸時根本不需要採取任何防護措施。至於患者的親屬就更不具有傳染性了。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到南丁格爾獎的獲得者潘美兒,位於浙江省德清縣有一個麻風病村,在這裡護士長潘美兒和其他幾位護士的工作就是照顧這裡已治愈的老殘麻風病人,在日常的護理當中,為了照顧病人內心的感受,他們從不帶口罩和手套,生活中也總是陪著老人們聊天、一起吃飯。潘美兒已經在這裡工作了整整18年頭,沒有被傳染。
  由於缺乏對麻風病的瞭解,而影響了這些孩子們的正常入學,耽誤了他們的學業不說,還給這些無辜的孩子蒙上了一層陰影。那麼,怎樣才能化解這樣的社會歧視,更好的保障孩子們的權益呢?
  關愛、理解、接受麻風病人和康復者,以及他們的家屬和孩子、消除麻風歧視,這是我們全社會的責任,希望我們能夠正視這些孩子,為他們營造一個健康的教育環境、讓他們像其他的孩子一樣,也能夠茁壯成長。  (原標題:雲南彞良40多名麻風病患者後代入學遭拒)
創作者介紹

cmbnyfxzgwxw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